南鱼北墨

是南鱼 一条咸鱼
主全职凹凸文野天行近期产凹凸 凹凸雷安雷无差 杂食鱼 不太忌口 好吃比较重要
近期低丧严重 龟速码字
感谢喜欢
欢迎各位同好来聊天!

【双黑/太中】若你呼喊我名——中原中也篇

*大写的糖

*中也幼年化 回到9岁 身高120cm左右

*集训期间产物

*难产到爆炸

*跟太宰篇有一点联系 太宰篇地址请戳幼宰

-------------------------------------------------------------------------------------

《若你呼喊我名——中原中也篇》  

  

  中原中也变小了,在黑手党的作战会议上,头咚一声重重砸在了大理石砌成的长桌上,以在场所有人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与太宰上次不同的是,除了跟着变小的衣物,颈侧还浮现出一个月牙形的图案。像粘稠黑汁糊上去的,要挤出一团浓墨,医护人员对此束手无策,只能遗憾的对着旁边担忧的上司摇头。这种情况大概是异能所致,恕我无能为力。 

  红叶汇报情况时,中也已经苏醒。爱丽丝莫过于是这场突然变故中最开心的人,一直作为黑手党年龄最小者的她,现在平时宠她的中也成为她的玩伴,这是一件值得她拍手庆贺的事,她逼着森鸥外准备了一桌的小蛋糕,还忍痛割爱叉一个递给她的好朋友。  

  小中也现在有点迷茫,红叶大姐比昨天苍老了,在跟突然成为首领的森医生交谈,面前有个金发洋裙大眼睛可爱的小姑娘叉了一块精致的小蛋糕给他,自己额头上有个青紫肿块,摸着还有点疼。昨晚和太宰跑去酒窖喝酒他一杯下去就不省人事,难道太宰拿砖敲他脑袋了?他决定待会就去问问。爱丽丝催促他接过蛋糕,奶香四溢,小中也一口咬住,甜腻丝滑的口感充斥口腔,妈的,好甜。  

  去找太宰君吧。森医生的声音一声不落的传进了小中也的耳朵里。去找太宰?好好好,非常好!

  大姐,我们为什么出门?

 窗外景色陌生变换,小中也趴在车窗檐转过头提问。  

  中也,坐好。红叶拍拍身旁的座位提醒,我们去找太宰。  

  乖乖从窗户下来,中也无聊低头晃悠两条无法着地的小腿,恶意的蹬了两脚前排的坐椅,敬业的司机先生视而不见。  

  突然想起什么又问到,太宰跟着出任务了吗,为什么不带我?  

  中也。红叶抚摸着手上的红伞,半遮的刘海盖住了一只眼,他走了。  小中也愣住了,随即对着红叶可爱的晃了两下小脑袋,他说,大姐,你别逗我了。  

  中也在侦探社看到太宰的第一眼,指着那个比他高了60cm的男人说,他为什么比我高那么多?  

  原本暗藏的硝烟味像被按了暂停键,戛然而止。太宰搭着国木田的肩膀笑起来,又被嫌弃的拍掉。  

  小镜花,好久没见,过得还好吗。倒是红叶先开了口,她缓慢上前,想要拥抱她最疼爱的小姑娘,可小姑娘却不由自主往后退。  你还是那么怕我。红叶止住脚步,她在叹息在回忆。

  门口的小中也感到一切都不真实,这个嬉笑亲密的贴近他人的人,明亮的灯光照射下,他笑的时候眼睛成一条裂缝,任何人都住在里面。小中也踩着小皮鞋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他只能尽力仰头才能看清太宰的面容,他眯着眼睛问,你是谁。  

  面对面相对的时候,热茶升起的烟雾模糊了视线,中也踢着小腿,帽子的光影遮挡住他的眼睛,缓慢流淌的时间在心上摩擦,每一分每一秒都痛苦难熬。太宰怎么可能离开那里,待在这个狭窄的地方虚度他的光阴。右眼已经没有绷带了,昨晚凌乱的头发也乖顺的待在恰到好处的位置,嘴角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淤青,全身上下缠着满满的绷带。大大叉叉的伸展开自己身体,他说,大姐你在开玩笑吧,让我帮中也。

  哦,唯一没变的就是对他的称呼吧。  

  只有你能。放下手中的茶杯,红叶的目光肯定果断,纤细的手指摩梭着粗糙的杯面。她要用无法否定的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赌上一把。  

  大姐。太宰坐直,手臂搭在双腿上,微微向前倾,他瞥了一眼,只能看到缩小版帽子,回视红叶说,别忘了,中也是最想杀我的人。  

  他救过你很多次。太宰。红叶诚恳的望着他深不见底的眼睛,企图找到一点光亮突破这团迷雾。  

  你应是忘了。太宰耸肩往后靠,一条大长腿自然叠在另一条上,他偏过头,摊手道,没有我,中原中也早就死了。  

  一句话击得红叶溃不能言。烟雾渐渐稀疏,茶开始凉了。在旁边听完全场的小中也终于开了口,不可能,他抬头凝视对面的人,语气高傲自信,没有你,我也不会死。  

  是吗,祝你好运,Chuya。  毫不在意小中也的反驳起身向后挥手,他的背影懒散,步伐拖拉,走到门边拉开门,他潦草弯了弯腰,恕不远送,大姐。  这个敷衍的送客礼无疑是变相催促他们可以离去。

  小中也双手撑着沙发跳下来,他要离开这里,刚才的对话让他的脑袋快要爆炸,14年后的太宰截然不同。眉眼弯弯,笑容璀璨的人早就不是记忆中的模样。他的身影很快消失,红叶经过门时,深深看了太宰一眼,两个人之间可以称作孽缘,竹马命运,仇人情感,偏偏生生造就了完美搭档。考虑一下吧,太宰。  太宰无可置否。他自己的灵魂朝不保夕,下一秒不知道遭受怎样的劫难,在所有未知的不美好可能性伤害面前,他卑鄙自私。

  过后很长一段时间,一切风平浪静,只有太宰慵懒的态度让国木田破口大骂的呵斥声在这座大楼回荡。  太宰认为这样没什么不好,他躲在自己身后,看世间百态,以无所谓的态度对待许多事,鲜有人能激起他缓慢流动血液的浪花,他没有高尚无私的品德,优先选择最佳策略是他得以保全自我的方式。但偶尔他也会想起那天小中也坚决失望的眼神,这是22岁的中也对他不曾有过的。

  太宰悲哀的发觉他了解中也说话动作,生活习惯,谈吐方式,饮食喜好等琐碎数不清的种种。又有如雾里看花,迷雾重重看不透。他胸口烦闷,只有溺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  身体僵硬  缺氧窒息的快感能安抚他暴晒在荒无人烟呢沙漠缺少感情的灵魂,红叶说的没错,没有中也,他已是敌人的枪下魂,刀下鬼。这样的死法并不美好,无法安葬他。太宰至少现在是这样想的。  

  当小中也再次一人出现,他侧着脸,声音细微,帮我,太宰。  从太宰和中也初遇那天起,中也就没有低过头,他骨子里的高傲不允许他对着任何人求助。

  他看到了对面错愕的眼神,又似有似无的自嘲笑容,抬着下巴问他,中也,凭什么。  他感到恼怒,他四处燃烧的怒火又被圈禁在矮小的身体里,大姐说只有你能。  这不是理由,中也。  小中也烦躁的揉搓自己的帽子,到嘴边的话又被他咽回去,最后他赌气一样的仰头正式太宰,反正你不帮我我就天天跟着你!  

  言出必行是中也算得上好的美德。周围的人们惊奇的发现有太宰的身影那旁边必定有个衣着几乎全黑的小孩子。太宰在咖啡店牵着新来女店员的手,中也就出现在他旁边,小脸洋溢着笑容看着他,满脸羞红的店员问太宰,他是您的弟弟吗?  

  不,我是他搭档。小中也抢着回答。

  诶,小弟弟撒谎可不好,店长说太宰先生的搭档是国木田先生。  

  你在讲笑话吗?中也捧着太宰面前没有动过的咖啡,毫不客气的反驳。  

  太宰松开店员的手,他用着非常正式的语气,中也,你走吧。  

  等你把我变回去我自然一刻也不会待在这。  

  你现在妨碍我和美丽的小姐自杀。  

  哦,那你把我变回去。  

  我拒绝。太宰起身离开,走到门前还特别怜悯的回头望了一眼。小中也接受这个眼神心里咯噔一声,又有点不知所措,女店员已经平静,她小心翼翼的对着沙发上那个身高一米二,不太友好的小朋友。你哥哥已经赊账许久,小朋友要打个电话让家里人送......钱......吗?  

  妈的太宰你给老子等着。  

  其实中也跟着也是有点用处的,太宰在中也尾随他两周后是这样想的。虽然没以前能打能跳,但做做小打手还是非常管用的。  

  出任务的时候,小不点迈着小短腿抢在车发动前坐到座椅上,一脸嫌弃的看着与黑手党的车相差甚远不知名的车。太宰的品味果然最差了,然而小中也并不知道太宰现在是无车的。开车那么累的事还是交给中也你吧,散在副驾驶座上太宰推脱着,对着第一次独自一起出任务的搭档。

  国木田对太宰一身还不清的债已经无言,视而不见是愉悦身心的最佳办法。他实在难以想象,后排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孩子是黑手党凶残的干部。对比9岁的太宰治,小中也的脸颊还有两团手感极佳的软肉,看起来人畜无害,乖巧可爱。黑手党出来的都是怪胎,开车的国木田想着,一个急转弯抵达目的地。  

  阴森灰暗的仓库堆积着废弃的集装箱。蜘蛛网密密麻麻交错,堆积的灰尘扬起,小个子中也猝不及防吃了一口灰,大力咳嗽。手指抹了一下地面,太宰少有的严肃表情凝在脸上。恐怕来不及了。他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幽暗的仓库,小中也踢了一脚箱子,哼笑一声。  

  9岁的时候他们两个是没有独自出过任务的,跟着前辈们去见识的机会居多。第一次去的时候,部下已经将敌人捆绑,拘束衣的头部被撕裂,恐慌的汗水滑落,呜咽声若有若无传进中也的耳朵里,前辈转着一把刀,低头对着中也,要不要试试啊,小家伙。

  他面不改色的接过刀,敌人惊恐的眼神他记忆犹新,手心冒着汗,他要握不住这把刀了,颤抖的对准敌人的脖颈,只要再往下刺入一分,刀就会穿过皮肤表层开始折磨这个生命。他做不到,内心有成百上千双手拉扯他要把他的身体四分五裂。冰冷的触觉从手上传来,惊愕回头,太宰推动他的手,刀没入血肉,敌人放大的瞳孔,眼珠突出,血丝爬在上面,一声哽在咽喉的呼叫,是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留恋。血蜿蜒在刀面上,太宰抓着中也的手迅速往后扯动,喷射的血液溅到中也脸上,他的眼睛可能进血了,灼热,要被烧伤了。啪啪的鼓掌声响彻在灰暗的仓库,前辈说,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他知道,没有太宰配不上这句赞美。他偏头看见同龄人颧骨上的一滴血在这并不亮堂的地方隐约闪亮。太宰回头拿掉歪着的帽子塞在他手上。在他发出异议前快步离去。  

  救人这个词中也就没想过和太宰有联系,一个小时候杀人不眨眼的人怎么可能做得了这种站在道德最高点的事。当找到被害人的时候,恶臭味扑面而来,蠕动的蛆虫在尸体里纵横,苍蝇高频率颤动翅膀带动身体发出的闹心的嗡嗡声,小中也摘掉自己的帽子,表达对亡者的尊敬,无论是谁,死人身前一律平等。  

  太宰拍拍国木田的肩膀,转过身就看到小中也的动作。Chuya,他叫着他名字。想吐就出去吐。  妈的太宰你找死是不是。

  啊,我可没忘你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回去干呕了一天啊。太宰双手插在裤袋里,低着头怜悯的视线扫射小中也。  

  小中也高傲的抬起下巴,虽然身高造成的差距很困难,他不屑的回视,我也没忘那天你回去扎了自己十个洞。  

  噢,那是每日基本任务,胆小的矮子。

  你的针管大了一号,愚蠢的疯子。

  之后的事没什么特别,上报警察回去写报告安慰失声痛哭的家属。碎杂的事拼凑短暂的一天。中也唯一消失在太宰后面的时间就是晚上太宰归家时猴。

  用中也的话说,太宰那间破屋子塞半个人都觉得挤。偷偷摸摸复制了一把太宰家里的钥匙,每天准时准点的跑去报道,顺便踹摊在床上的人起床。心情好还搬个踩着小板凳煎个蛋然后用楼下超市买来的番茄酱写几个字放到桌子前。等太宰拖拉起床看到自家不多的存粮被糟蹋,痛心疾首的说熊孩子就是调皮。小中也插着手得意满足的笑容看着那个人为了节约粮食吃下去。味道还挺好,就是样貌真丑,字也丑,太宰默默在心里想着。  

  小中也现在有大把空闲时间,镜花知道他是黑手党的人是对他有所忌惮的,但在吃Pocky棒的时候,小中也一脸心动的表情戳到她心上她拿出一根递过去,你要...试试..吗?

  中也礼貌的表达感谢,愉快接过,然后第二天一早太宰就看到桌上一盘Pocky棒。

  中也,这是什么? 

  零食。

  这是小朋友吃的,小矮子。  

  很好吃,你尝尝。  

  你会毒死我。 

   ......  

  太宰最后还是咬了一根,然后以笑摸狗头的姿势弯身拍了拍小中也新换的帽子。小矮子果然是个小孩子啊。又灵活的迅速后跳躲过飞来的一脚。

  这天晚上小中也出现在这间屋子里,太宰放下手中的书,用眼神询问他有何事。

  太宰。

  中也自然的想坐到里太宰一米以外的地方,这似乎是个约定,战斗除外,两个人在大多数场合都站在离对方一米外的地方。可单人沙发没有这个条件。他站了过去,他说,我知道,你背叛的事。  

  原来你这么傻,隔了这么久才知道。  

  我不相信。小中也摇头。太宰,我不信。  为什么? 

  中也。13年后的你是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9岁的太宰也会和我去偷酒。

  已经过去13年了,中也。

  啊,那你还是把我变回去吧。

  做梦吧。这是小中也以为的回答,然而太宰磁性的声音在耳旁荡悠,太宰说,好,明天。

  突如其来得到的转机本应该心上放了跳跳糖汽水呲呲的冒着气泡一样,但之后的酥麻感挠得他越来越痒。用手梧上颈侧,黑色的月牙在发烫,放下手摊开,若有若无的浓墨浮现,再仔细一看,错觉而已。

  还不走?我可是要睡觉没空管你了。

  小中也不理会太宰,跑到卧房,踩在凌乱的被子上说,今晚我就睡这!

  太宰是真的很想给红叶打个电话让他把这个熊孩子领回去。感觉得再扎自己几个洞才能平复胸腔穿梭的糟糕心情。过去他怎么就没发觉中也这个年龄是那么难搞定呢!

  在还没爬上黑手党好处的时候两个人在很多任务中因为艰苦的条件是合衣相拥而眠的,在脏乱的仓库,茂密的树丛,霉臭的旅馆。他们肌肤相亲,中也只要微微上仰就可以看见上帝精心打磨过的脸,如果此刻,太宰睁眼,是否会落下一个吻给他?中也被自己冒出的想法震惊,惶恐。跳动的心脏要离开他的身体。

  睡吧,Chuya。感受到搭档的不安,拍拍躬着的背,呢喃安抚。

  两个人的体温在相互传递,小孩子抱着的手感非常不错。相比软玉入怀,温香盈齿,偶尔抱抱9岁还软绵绵的小中也也不错。

  均匀的呼吸声中,小中也睁开眼睛凭着感觉小心翼翼贴近太宰的脸,湿热悠长的鼻息瘙痒着他的心,别问他为什么要留下,也别问他现在要做什么。他没有带短刀,可疑的红晕已经出现,耳尖一点轻抹的红在黑暗之中也无法察觉,颈侧的月牙要融化了。他准确无误的吻上了太宰的唇角。听大姐说,太宰变小是自己在照顾他,等恢复后那段记忆不复存在。如果即将忘记,那就让这个吻成为短暂的礼物留在过去埋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有一点中也目前是不知道的,未来的他想的事已经在现在得以实现。

  小中也慌慌张张迅速逃离,明天一切都会成为过去,一切都会消失在今晚灯光照着树叶他踏着婆娑的灯影离去的身影中。22岁的身体留下的记忆,隐晦的情感,在不擅长隐藏压制的年龄得以表达。

  当深夜黎明更替,太宰准时候在侦探社里。红叶很快带着小中也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太宰起身走进另一个房间,示意小中也躺倒床上去。

  马上这样的你就会消失在我面前了吧,Chuya

  是。

  这是今天最幸福的事。

  恭喜你。

  人间失格发动,小中也陷入沉睡。月牙被化开,流淌在颈侧,又缓慢消失。中也的身体逐渐恢复,红叶担忧的心终于放下。

  早这么做不就好了吗。

  大姐,你知道的吧。

  你也知道了?

  太宰神色悲壮的对着红叶用力点了点头。红叶了然的退了出去。

  中也觉得自己头晕目眩,好像他在会议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变小了,爱丽丝还分了一块蛋糕给他。哦,还有大姐带着他去找太宰,他死皮赖脸缠着太宰,叫他起床给他煎蛋。Pocky好吃,太宰的唇角不错。等等……他亲了太宰治啊!!!!!不是会失忆的吗!!!!九岁的时候为什么会亲太宰治啊!!!

  太宰还在他旁边笑盈盈的看着他,流云星子都纷纷点缀眉眼,唇边笑意温柔缱绻都融进了壮阔山河,小中也落在唇角的吻推倒那些由他们共同缔造的阻碍,他惶恐的心得以坚信没有弧能使他们真正隔阂,当中也确信中也牵住一头时,他毫不犹豫拽住了另一头。中也是他永远的例外,只有这个例外,才让他鼓起勇气交出危险自私的爱。

  昨晚太宰治肯定醒着!!!妈的羞耻真他妈羞耻!!!中也的四肢不听使唤,连最懦弱逃跑都做不到。

  中也你……是不是过于…着急了?太宰检查门是否锁好,站到床前低头看成要缩成一团的人。

  啊对啦,袭击你的那个异能跟我的有所不同,你的记忆是保存了的诶,Chuya昨晚做了什么也记得一清二楚吧。想不到中也你九岁比现在诚实多了。Chuya你看着我。

  得不到任何回应让他轻叹一声,弯腰掰过脸逼着他看着自己。一副羞怒的表情真的太可爱了。

  太宰说

  Chuya啊,未来还有几十年啊。吻,要这样才算。

  每个人的一生都该有享受这么一次,窗帘被风吹出了叠叠波浪,清爽的凉风铺洒在脸上时,脑里在放烟花,眼里有星星,用热烈的亲吻,告诉那个人,现在让我激动的像是要落泪一样的感动,都是因为你爱我,恰好我也爱着你。

  

END

by阿墨

2016.7.6

-------------------------------------------------------------------------------------

后记

  这篇简直卡到飞起……。用手机码了排版修改……登网页版发送试试。

  感觉太宰自私危险的爱真的不会轻易袒露,但中原中也永远都是他的例外。两个之间的情感真的很难用言语表达。说个题外话……中也真的不大小姐,反而是放到三次元特别能吸引姑娘的男人。真的爱一个人就要真正了解他。

  脑中还有好几个梗,下篇会优先码点文 小伙伴们有想看的就去百fo点文留言吧!

  这里咸鱼墨一条,喜好:长评!一起聊天 bb 有人来投喂下我这只孤独的咸鱼吗qaqqqqq

 

评论(12)

热度(341)